А. Рахманов (Есин) (sinologist) wrote,
А. Рахманов (Есин)
sinologist

我的五毛

隔离在家中看了无数的中英俄文的报道。 来自很多美国的报道:被感染的人很多,死亡率很高。 我反对美帝, 但普通人是无辜的, 同情那些受罪的美国老百姓。 同情全世界劳动人民。
如果我们只是看电视转播的消息, 我们只知道美国因病毒感染去世了很多人。 这些不幸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呢? 主流媒体一般不报道。 听说死去了很多无家可归的人, 但具体是什么人种还是没有报道。 我曾查阅过美国的很多文献资料,在美国社会人种划分非常清楚,填各种表格时都必须写明你所属的人种。
今天在YOUTUBE上看了一个移民美国的俄罗斯小伙子发的视频。 他是大货车司机,每天奔波于纽约周围的郊区和小镇。 他看到什么就讲了什么。 按他的说法死去的人大多数是黑人。 他说很多黑人没工作,体形 肥胖、乱吃乱跑,免疫力很低, 因此容易被感染。 有人会说这是种族歧视。怎么说呢。。。
我去洛杉矶时曾开车 带着摄像机到过穷人区。原本计划拍照,但一看到别人的痛苦, 觉得照相不道德,结果 一张也没照。 但起码知道了美国的贫困是什么样子的。 它是带色的。 是黑的, 是棕色的。 也有白的, 但黑的占多数。 它有椰子油味道和快餐的背景。它是甜的, 油腻的。 美国的贫困不挨饿,但它是没有免疫力的。
说到人种不得不提我曾在古巴所看到的。 古巴有三种肤色白黑棕。 古巴的热情是白黑棕,古巴的经济困难是白黑棕,古巴的艺术是白黑棕, 古巴民警、 清洁工、革命军、学校老师、剧院里的演员和餐厅里的服务生, 甚至是街上的二流子也是白黑棕。 我在古巴没有感觉到人种歧视现象。 看到的是不同肤色的人共同抗击困难建设自己的国家,没看到过无希望的贫穷。 在美国看到过无尽的繁华和无限的自由,也看到过具有人种特征的贫穷。
Tags: Куба, их нравы, коронавирус
Subscribe

Recent Posts from This Journal

  • До свиданья, Шан-Кули!

    ... В тот вечер в нашем доме появился бригадир четвёртой бригады мучана, недавно переселившийся в наши края шаньдунец по фамилии Ван. Мы как раз…

  • Городские цветы

    _ У Кольки Фёклина помирал наипервейший друг – Витька Заяц. Колька был младше Зайца лет на пятнадцать. Когда он с армии пришёл, Зайцу уже было хорошо…

  • для домашнего просмотра

    Смотрим на неделе Комендант Пушкин. Художественный фильм по мотивам одноименного рассказа Бориса Лавренева Василий Буслаев (1982)…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
  •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