А. Рахманов (Есин) (sinologist) wrote,
А. Рахманов (Есин)
sinologist

Дискурсивные слова

我爱人曾学过俄语并从事过口译工作。生活当中我们用俄汉两种语言交流, 孩子们也经常用俄语和母亲讲话。 近几年来在悉尼观察了很多中俄后裔的风俗习惯并详细听了他们怎样讲俄语。在 悉尼中老年的中俄后裔群体中不乏以俄语为母语者,还有一部分中老年人的俄语水平接近母语。 说明一下, 这里不包括不会讲俄语的中俄后裔。
我爱人俄语不错, 词汇量丰富, 语法准确。 她和我聊天时我早注意到了她的俄语和我接触的那些中老年的中俄后裔朋友们有些不太一样。 发音当然不一样, 这不用说。 听她讲话我总是感觉她流畅的俄语中缺少些什么。虽然有的中俄后裔俄语还没有她讲得好, 但他们的俄语不使我感觉 “太外国”,反而有声有色。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几天,我一直在琢磨为何一个受过大学教育非俄裔的标准俄语和中俄后裔的不太规范的俄语相比让我更接受后者。
今早开车上班时突然找出了或许可以解释的答案。
我爱人讲俄语时几乎不用所谓的 «话语词»呀!!!而不论是中俄后裔还是我的两个孩子他们从小就自然而然地吸收并习惯了这个语法现象。这就是所谓的语感吧。。。 。。。
既难解释又难翻译的 ЖЕ, ВЕДЬ, НУ, ВОТ, ВООБЩЕ, А , -KA 等在俄语里面既起着不可替代的连接意义的作用, 又常用在体现交际、等级、吸引对象的注意等诸多方面。 俄语里的话语词不仅普遍用于日常口语中,在书面语中也无可避免。 我越深究这个问题就越理解了去年结束论文时遇到的英文写作的一个难题。 我们俄语为母语的人写作时常用的话语词在英文写作中是根本不用的!因此从俄语母语者角度来看英文的每一句又短又干瘪。
由此可见话语词使俄语更灵活更丰富更有韵味。非俄语母语者忽视了话语词的重要性, 甚至是不知它的存在。 我没专门研究过, 但很有可能在大多数的俄语课本里没有被重视。这是一个 值得思考并研究的题目。
Tags: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в Китае,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в Австралии, 话语词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