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син (sinologist) wrote,
Eсин
sinologist

Переводы на коленке



要是我在北方的寒冷之中,
或在沙漠中无影无踪了,
国家不会为我大哭一场,
只有我的好友会难过一阵子。
他们会把我背到义冢地,
会原谅我, 会给我免债的。

我会取消为我的挽送炮,
追悼会不必给我安排啦。。。
中央不会登我的哀悼文,
国民也不会为我掉眼泪的。
永别了, 中央, 我很抱歉,
国歌也不会四周放响了。

我从来没有骑过大象,
也没参加过中央大会议。
虽然爱情方面也受过伤,
国家还是不会为我掉眼泪的,
只是朋友会为我难过的。
Tags: Шпаликов, переводы на коленке
Subscribe
  • Post a new comment

    Error

    default userpic

    Your reply will be screened

    Your IP address will be recorded 

    When you submit the form an invisible reCAPTCHA check will be performed.
    You must follow the Privacy Policy and Google Terms of use.
  • 0 comments